新长城文学网红尘一莲精选散文《种在光阴里的深情》欣赏

  寒冷将我封锁在温室,手脚不能任性地在四野张扬,我的脑海并不是每天都那么的风平浪静。种在记忆深处的那些人,那些事,在我独居时都会来到我的面前,想起,念起,一股暖流就会在心中缓缓流过。

  丁立梅说:这世间,总会有一些人记得你,就像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,凡来尘往,莫不如此。我一直在想:别人记得不记得我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记住了那么多的人,而且他们的香气一直住在我的身边,他们的温暖一直驱赶着我内心的寒冷,这些不曾远离过我的左右,只是我不善于表达我的感情而已。

  这么多年,有些人总会让你铭心刻骨,有些人总会影响你的人生。回想昔日读书时,那些课堂上口若悬河、侃侃而谈的老师们便是我的偶像,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,是老师们把我引进了一个光明的世界,并且在那个时候种下了许多美好,以至于后半生跟着梦想,跟着太阳,马不停蹄,一路前行,每天与努力相伴。

  因为天生的平凡,工作也很一般,Money只够养家糊口,想要表达我的那份心意,总怕老师想不起渺小的我,或者再次相遇是否能像当年一样的敬畏而不敢多言呢?所以我只是把这些老师传给我的温暖放在身上,用它又去温暖身边的人。有人说:有些事,还没来得及做。有些人,还没来得及爱。我们总以为可以等等,再等等,一转身,却物非人也非。每每读到这句话,总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内疚感和负罪感,老师们不再年轻,时常有病,我是通过别人嘴里知道的,可我没有勇气去看望过一次。

  本周周末,几个同学聚在一起,谈起了当年的老师们,我也顺便提起了我的愿望,他立马搞定。他为人慷慨大气,况且久居县城,人脉很广,人缘不错,想要找谁,他都可以做到。也许是人到中年,忽然明白:有些感情,如果还有机会,就该表达,人生经不起等待。不管怎样,对于多年不常联系的同学又多了一份感激,他为我这个蜗居在红尘一隅的小角色提供了一次感恩的机会。

  丁立梅说:我们抬头看天,天空仿佛还是当年的样子,碧蓝碧蓝的,阳光一泻千里。但到底不同了,我们眉梢间,已爬上了岁月的皱纹。细雨湿衣看不见,闲花落地听无声。不说我们的皱纹,二三十年不见的老师,岁月又是如何摧毁着他们的容颜,再次见到老师时,感觉距离在一霎那的光阴里缩短了。虽然隔了二三十个春秋,但我们彼此种下的师生情并没有在岁月长河的冲洗中褪色,坐在他们的身边,总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暖和感动在心底里开花。

  先看看我们的陶老师,他是我们初中两年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,也许,爱上文字,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。我们的陶老师,文采极好,语文课讲得绘声绘色,妙趣横生,特别是那些古诗词,总能把我引进一个如诗如画的境地,从那个时候,我就爱上了古诗,不但读起来朗朗上口,而且总能创造出美的意境。但由于后来升学上的压力,工作中的惰性,差点扼杀了初中阶段萌发的那株幼苗。想当时,陶老师毕业时间不长,年轻英俊,上节语文课是我最大的享受,但遇到有班会课的这一天,我总是提心吊胆。虽然我一直遵循着好学生的规则,但生怕自己有个什么意外的不规行为,我的坐位坐位就在第一排,老师发火离我最近,总怕烧到自己,好在没有被陶老师惩罚或批评过的记忆。

  但有一件事想起来还有点影响,那是刚吃中午饭的时候,由于我家距离学校有七八里地,通常只是带点馍和水,晚上才能回得去。我去老师办公室问点事,其实对于乡镇中学的老师来说,家和办公室合而为一。我刚走进去,老师的饭才上桌,我慌忙又退出,老师看见了我,叫我进去吃饭,当然,无论香味如何诱人,我绝对是不会去的。老师这一句话,我突然明白:尊重别人是不论大小,不论贵贱的,瞬间也长大了不少。陶老师不仅语文课教得好,而且还喜欢闲了拉上二胡,吼那么几句秦腔。这是我记忆中老师的形象,如今外孙女已经满地跑了,他说话还是那么幽默风趣,性格开朗,也许,影响学生就在老师这些无言的行为习惯中。

  我的姚老师是我们初中的化学老师,当他接上我们的化学课时,从别人口中得知他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。本身天生胆儿小,加上别人给予的恐惧,刚开始一上化学课,由于坐得端正,手脚不敢乱动,咋坐着坐着就睡着了,一连三节课,都被老师罚站了起来。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,人家那么优秀的老师给我上课,我怎么就给睡着了。慢慢地,才发现,姚老师并没有其他同学嘴里说得那么可怕,只是他习惯了严肃而已。总记得,他那时周末回家,需要翻山越岭,没办法骑自行车,只能步行着来回上班,好远的路程哪!这是我们佩服他的一个原因。他当时化学课教得不错,而且成绩很突出,教育局多次来我们班摄像,在那个想照张相都不太容易的年代,摄像真算得上是个奢侈的行为。为了摄这个像,我们提前演习几次,穿上补丁最少的衣服,摄像的内容是实验中如何制造氢气,又如何检验生成物是氢气,直到现在,这个实验的画面还刻在我的脑子里。

  王老师是我高中二三年级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,英语口语特别流利,刚接触到王老师上的英语课,我很认真地再听,还是有好多句子跟不上趟,后来,适应了也就习惯了,由最初的强迫自己学习到后来的带着兴趣去学,英语成绩一直都很稳定,处于班上前几名的状态。记忆里的王老师好像不会发火,也许是我长大了,偶尔还和老师交流几句,对我们一直很好,即使开班会,我也觉得一切正常,这就是年龄的缘故吧。不过一次偶然的意外,让我们对王老师有了不一样的看法。那一次,我和一个女同学路过街道,碰上了很感人的一幕,街上一个较为霸道的人骑车撞了师母,不仅不道歉,还把蛮横的表情挂在脸上,王老师一把抓过那人的衣领,问他是在干啥呢?那人刚开始似乎还想表现他的嚣张,但一看到王老师的自然条件,就灰溜溜地骑车跑掉了。也许,这是一件再也普通不过的事情,但却种在了我们的记忆深处,就为这件事,我们女生私下都在羡慕师母好福气,找了这样一个能保护自己的好男人。当然,我们以后找对象时,先不管条件如何,不求地位高低,只要在遇到困难时,能为自己撑起一方晴空便是最低的要求。

  三位老师坐在身旁,往事一幕幕在眼前上演,不去论资排辈,也不去计较在座的各位官职高低,我这个小角色还是习惯靠近老师的温度,还是喜欢老师身上散发出的熟悉的味道。不仅仅是对过去的回忆与铭记,更多的是添了一些亲人般慈爱的关怀。心中曾经默念过千万遍的语言,当坐在老师的身边时,却不知也不会怎样去表达,仅仅只是些发自内心的问候与叮嘱,唯愿老师们快乐开心,身体健康。

  作者简介:红尘一莲:原名于晓霞,甘肃平凉人,喜欢散文,古韵。行走在文字的边缘,把深情种进文字里,用笔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字里行间喜欢涂上阳光的味道。不做红尘逐浪客,愿为幽水一清莲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